传媒

给传统媒体人Y君的一封信:别转行了,快回来做新媒体吧!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5-02-07 11:33 我要评论( )

这一年,你依然很不专心地开着小湘菜馆,我仍旧四处奔走。在朋友圈里,我们时常羡慕你和美女纵情山水;而你,想必庆幸自己不再沦落媒体圈的苦海吧。正如上次我们所聊的,你很幸福,我们很羡慕,而他们,还...

4

Y兄:

自从去年春节北京匆匆一面,距今又一年了。别来无恙乎?

这一年,你依然很不专心地开着小湘菜馆,我仍旧四处奔走。在朋友圈里,我们时常羡慕你和美女纵情山水;而你,想必庆幸自己不再沦落媒体圈的苦海吧。正如上次我们所聊的,你很幸福,我们很羡慕,而他们,还是很糊涂。

回想当年,你“铁肩担道义、妙手著文章”的壮语,言犹在耳。众声喧哗之中,你的大作往往是“报道终结者”,一锤定音、一字千金;可是,后来,你千辛万苦、流血流汗写出来的深度报道,往往敌不过撤稿的神秘电话,或只换得广告部的丰厚提成,不平之事,你忍过几次;再后来,你呕心沥血的独家报道,被网站移植、肢解、剽窃、盗用,虽然刷屏于网络、脍炙于人口,但是无人知道作者是谁、首发于哪家媒体。

你不在意那点稿费,只想维一点权,却被讥笑为“没有互联网思维”、“顽固守旧”。渐渐地,你不能再忍。

你说,不如远走。三年前,那晚的火锅味道很正,烈酒并不上头,我们祝贺你走出旧媒体的枯井贫矿,虽然你只是去开了家小湘菜馆。《道德经》说了嘛,“为腹不为目”。

那一晚,席间之人,都是当年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兄弟姐妹,有人投奔甲方做PR搞公关,有人回归体制,有人出走单干,也有人死守旧城墙。除了两位嫁给土豪金领的美女淡定优雅,其他人各有各的仓惶。

那晚,你相恋多年的M没来,你没说,我们没问,勉强把尴尬匿藏于麻辣之中。风寒,酒尽,席乱;人走,心伤,局散。

三年了。不知是今晚深圳湾的月色刚好,还是本应微醺的茶汤煮得略浓,一些原本只是暗流涌动的话,必须一吐为快、犯颜直谏:

是的,Y兄,传统媒体的种种弊病依旧故我,甚至渐入膏肓,那些,今晚不去谈它。如今的新媒体,早已截然不同,两世为人。那些还在鞭挞传统媒体以体现自己的新思维的人,未免有刻舟之病。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当一片“主编死了”的耳语流传之时,当“劝说高考状元别进媒体行业”成了“有良心”的代表之时,当拳击台的裁判、看客们都在兴奋地对媒体人的“出局”倒数之时,新媒体人不可思议地起身、站定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以全新的战法卷土重来。I’m back。

这三年来,媒体人的命运大逆转,其剧情极其精彩。当外界对媒体人的唱衰之声还不绝于耳之时,有胆有识的新媒体人,已成功地实现了战局的大逆转:新媒体不再沦为互联网革命、新经济浪潮的闲看客、啦啦队,而成为整个战局的核心主角。宛如当年汉尼拔翻过不可逾越的阿尔卑斯山,赫然出现在罗马人以为安然无恙的大后方。

我知道,严谨如Y兄你,一定会说,煽情是廉价的,比喻是危险的,你所说的新媒体大机遇,到底是指什么?

大机遇来自大趋势。当年我们曾经奋战过的传统媒体,之所以处境艰难,正是因为大趋势:互联网巨流媒体这个怪兽,它以巨大的廉价流量席卷而来,吞噬一切,这是当年的大趋势;

然而,世事难料。“见群龙无首,吉”(《易经•乾卦》),传统媒体的衰落、传媒机构的裂变,恰恰造就了细流媒体的物种大爆炸。无数细分领域的媒体层出不穷,媒体人创业百花齐放、百舸争流,各路书生、文人、才子、佳人做出了一个个新媒体产品,把铁的事实砸到了时代的轮盘赌局之上:这一局,该轮到新媒体坐庄了。

看到这里,你是不是又想起了那些年,我们做完版、下了夜班之后,跑去吃宵夜、扎金花的往事了吧?

闲家和庄家、输家和赢家,赌局的筹码是权力。在传统媒体的隐性权力褪色之后,新媒体人已经开始赢得比以往更大的权力。在每一个细分行业、市场、人群、品类、场景,新媒体正在进行一场“新圈地运动”,跑马圈地、占山为王,优胜劣汰,从One到The One的成功者,拥有比以往的传统媒体更大、更广、更深的权力。

新媒体的权力,来自于它们提供的价值。互联网巨流媒体,以往提供的往往只是信息价值;但是,随着互联网经济从前些年的消费降级为主、切换到以消费升级为主,“得屌丝者得天下”这句话,不再是万能的真理;在消费升级的互联网经济中,信任价值和审美价值更加举足轻重,而在这个游戏中,传统媒体出身的Y兄你,无疑驾轻就熟、举重若轻。

曾经的传统媒体,很关注“上半身”,哲学历史、文学艺术、思想文化,诸如此类;前些年的互联网经济,耕耘的主要是“下半身经济”,使得传统媒体人百般不适应。可是,在“上半身”和“下半身”之间,腰部是很重要的环节。风起云涌、锐不可挡的新媒体,正是互联网的“上半身经济”和“下半身经济”之间的腰部。

说到这里,相信你已然心痒、手痒。Y兄,回到新媒体这张赌桌上来吧,上演一部《赌神归来》,作为你十几年的忠诚粉丝,我很期待你的复出。

我知道,你接着要问我:“人可以回来,但是,下场要有筹码本钱,怎么搞?”别急,如今的新媒体市道,最缺的是人,而不是钱。在互联网里尝到甜头、嗅到新媒体的腥味的风险投资、传统行业中谋求新出路的产业资本、逐利而来的社会游资,都把新媒体作为“下一个风口”、“下一座金矿”。以往,我们创业做媒体是“人抢钱”,如今,是“钱抢人”。只要你坐上正确的赌桌、选中正确的对手、亮出一手牌技,就有人提供筹码本钱、军火弹药。这并不是泡沫来了,而是风刮起了。

说到这里,也许你已经食指大动,跃跃欲试?打算重新披挂上阵、冲锋陷阵?我知道,你是天生的将军元帅的料,而我则是参谋长的宿命。这几年,我不敢虚度,奔走各地,访高人,觅良友,看项目,玩产品,不只是隔岸观火,坐而论道,更是躬身入局,亲临矢石。江湖朋友谬赞,送我一顶帽子“新媒体的参谋长”,我愧不敢当,勉为其难。

最近,我反思这两年的所见所闻、所感所思、所虑所得、所尝所试,写了一本新书:《新媒体十讲》。这本书,正是献给你们——打算在新媒体战场南征北战的将军们。

想当年,我也出过两本书,那是传统出版的玩法,既不知道谁买了我的书,也不知道他们看了没有、有何反馈;如今,改用“赞赏”众筹出书,尽管新书还只是草稿,但已在众筹预售。承蒙大家捧场,上线发布仅仅24小时,就打破了赞赏出书的历史纪录。

有趣的是,以往我的书,三十来块钱一本,打折出售,读者还觉得太贵;如今众筹赞赏,200元一本,绝不打折,反而有很多人果断出手。互联网上的消费升级,可见一斑。更重要的是,以往我的书,只有匿名的、低频的读者,如今,他们变成了实名的、高频的用户。他们买的不只是书,而是和我的“连接”,以及和我的连接的连接。这“连接”,不正是互联网的精髓所在吗?

Y兄,行文至此,容我进一直言:别转行了,别再犹豫了,你这辈子最大的机遇来了,赶紧回来做新媒体吧!

对了,忘了和你说,前几天,我又见到了你当年的女朋友M。据说,M和他的丈夫,那个地产公司的高管,平时并不常住在一起。她又系上了当年那条围巾。M在打理一个自媒体,定位酷似当年她主笔的杂志专栏(其实,我们都知道,当年有好几篇是你代笔的,虽然你一直不承认)。

至于她更多的事情,我没有细问。我想,如果我这封信能够说动你回来做新媒体,还是留给你来问吧。

也许,你们多年以来首次重逢的第一句话是:“M,你能不能做我的合伙人?”

祝你好运。

范卫锋

2015年2月2日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一位自媒体人士的呐喊:微信公众号抄袭所得应归原作者所有

    一位自媒体人士的呐喊:微信公众号抄袭所得应归原作者所有

    2015-02-07 11:34

  • 传统媒体人那么三次离职潮——伴随媒体转型的始末

    传统媒体人那么三次离职潮——伴随媒体转型的始末

    2015-02-07 11:33

  • 微信公众号谣言四起,自媒体人需要深刻反思

    微信公众号谣言四起,自媒体人需要深刻反思

    2015-02-07 11:33

  • 一个自媒体人的反思:毕业不到3年的菜鸟,竟敢谈互联网巨头战略

    一个自媒体人的反思:毕业不到3年的菜鸟,竟敢谈互联网巨头战略

    2015-02-07 11:33

精彩导读